【求婚現場像黑道談判:你們要交換想法,而不是只有燭光晚餐】

八年前高山峰結婚又當了爸爸,大家說那叫浪子回頭,不停猜想到底是什麼原因。他說不是啊,沒有人當過丈夫、當過父親,你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。成家本來就是忐忑的決定。所以如何知道可以步入一段婚姻?你唯一能做的,是知道相愛根本不夠,你們還得為這段愛保持馬拉松式的耐心。

八年前,演藝圈裡毫不避諱自己被稱為「情場老手」的高山峰,宣布自己將步入了婚姻。從暢談夜生活的日子,他迎接兒子、女兒相繼出生,身份不斷轉變,成了親子節目常客。

回想決定成家那年,他說大家都要講,那叫閃婚,或奉子成婚;好像是因為什麼不可抗的理由,讓浪子只能回頭。

但在下這個決定的當下,其實是很漫長的反省與掙扎:「畢竟,我們沒有人當過爸媽、當過夫妻啊。」不論他是不是浪子、對方是不是賢妻,他說,決定結婚像黑道談判,兩個人都要認真問過自己、再與對方達成共識──我們有沒有決心,一起成這個家?

「一起過下半輩子吧」求婚現場,你會很忐忑啊,哪有什麼幸福感

那次,就是一通長途電話,像是把他一下子帶到了別人的人生。他劈頭就很坦白,說了當下的赤裸心情:

「當時我人在四川工作,她傳簡訊來說,因為月經沒來、去買了驗孕棒,可能懷孕了。我當下其實很焦慮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男生嘛,就會想說『不是有戴保險套嗎?』」

在那之前,他可能根本沒有太多所謂的家庭觀念:「我真的不知道結了婚、有了孩子,自己到底會怎麼樣。」而電話那頭,女孩告訴他,其實我也是有能力養活孩子的。所以就算你不跟我在一起,我也可以自己把他生下來、把他照顧好。他說好好好,我知道了,但妳可不可以等我回台灣,我們坐在沙發上,好好聊這件事?

他像是一下子明白,這已經不只是有沒有能力、想不想去做,而是一個需要好好停下來、考慮所有的機會或命運,最後做出選擇的人生交叉口。要往哪一邊走,遠方會有什麼,沒一樣是掌握在手裡的。「但我最後只告訴自己一句話:我願不願意跟她一起承擔這件事?」

或者更準確的說,我們是不是應該冒個險?

半個月後,他回到台灣,對女生求婚。

在那個現場,沒有浪漫的燭光晚餐、驚喜快閃,而是一字一句,有過深刻掙扎,什麼都還無可確定的勇敢:「我跟她說,妳嫁給我。我也沒經驗,也沒當過爸爸,也沒當過老公。我無法保證什麼,但我希望妳跟我結婚,我們一起做這個孩子的爸媽,開始學習新的身份。」因為有很多不無法保證,所以好像反而有某種孤注一擲的堅定。說給對方聽,也像是再覆述一次給自己聽。

「我知道我會一直為自己做心理建設。但她也得有這樣的覺悟呀。她是很熱愛工作的女生。」於是他也接著反過來問對方:「那妳呢?」妳有沒有心理準備,一起挑戰新的身份?

到這裡,我忍不住開口問,經過這麼多掙扎,你們有了這個充滿勇氣的求婚現場,當下有幸福感嗎?

他停頓了一下,很快回應:「沒有欸,還滿像黑道談判的,哪有什麼幸福感。我講我的想法,你講你的想法,如果其中一方有一絲絲的質疑,可能就要再去想別的解決方法。」

但如果談得攏,那就是一個成功的溝通──接下來的路,我們都準備好了嗎?

要當夫妻,你們要對彼此的愛有耐心

婚姻像闖關,求婚是確認入場的儀式,而在這之後的每一天,都還像第一天一樣——你永遠不知道前方有什麼在等著你們。

談到維持關係,最困難的事情是什麼?「首先你要健康,你要有體力,才能應付眼前關於家的一切瑣事。不然這件事做不到、那件事做不到,你會對自己很不開心。」接下來,他覺得第二件事,是必須擁有耐心:「不要期望,任何事都會在轉眼間得到改變。」

「譬如像我的生活,也還有很多對方還沒接觸過的事。要遇到了你們才會知道,自己的心臟夠不夠強大。」於是,你其實必須花上很多心思,確保眼前這條路是安全的。一段婚姻,或者一段關係,偶爾就會出現突然讓你受到打擊的事件;兩個人,來自完全不同的成長背景,面對一件事彼此的觀點不會相同:「這就考驗,你們要怎麼去面對?有些人就吵架、跟你鬧。」

「其實走到現在,我覺得真的都跟第一天一樣,我們知道彼此相愛,但你也必須一直不斷地溝通、練習好好地講話、讓對方聽懂。」

而對彼此的了解,也會跟著越來越深刻:「像她知道我有時候會情緒化,她可能就會緩個十分鐘再跟我談事情。而她也不是時刻在我掌握之中的人,我也是會傳簡訊表示我現在有事情真的要立刻找到妳,麻煩妳給我一個電話。」

一件一件,讓雙方知道這些都是可以被解決的事。像打遊戲破關,而所謂夫妻,你們之間可以逐漸建立的默契是,不會因為一句一言不合,就突然死得不明不白。

於是,你們知道相愛,但相愛不夠──如果你們永遠有更新的挑戰、如果你就是暫時無法知道事情會不會更好;但此刻的你們願不願意,為彼此練習對愛情保持耐性。


圖片|高山峰粉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