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消息

快速掌握艾迪昇最新官方訊息

【蘋果之星】高慧君驚鬥毆腸破肚流 巫系體質乍見男友床戰小三

日期:2019.11.01

高慧君1998年和張學友合唱《你最珍貴》,快速竄紅讓她恐懼,論及婚嫁的對象也在這時離她而去,殘忍的是她的家族「巫系」體質讓她夢到男友和小三床戰,她人生墜入谷底,罹患嚴重憂鬱症。當時男友是李李仁?她說,「盡量不要講,人家會一直以為我跟陶子姊有心結」。她早對舊情釋懷,但永遠放不下父母,曾承諾父親會守喪到明年1月,央求爸爸在天上幫她挑丈夫,交換條件是她顧著媽媽。
 
高慧君出道前在台中駐唱,而當地老闆很多都是黑道,最噁心的經驗是曾有對男生朋友喝多吵架,其中1個把瓶子摔碎,插進對方肚子轉一圈,接著紅紅白白腸子流出。除了動刀,也偶有槍戰,她說「有次唱凌晨3點到5點場,大哥要喬事情等不到5點,我4點多就收到紙條寫『run away』,我以為有人點歌就自彈自唱,被告知從後門走,一出去就砰砰砰槍響聲」。
 
黑道鬥毆約1周1回,她看多也習以為常,反倒是有次去台中「金錢豹」代班唱歌,她不會唱有一位小姐點的歌,連道歉7次,當她唱《Hotel California 》時,對方突然拿一疊鈔票丟她臉上,她身旁的男生樂團和另邊人馬打起來,她回憶當時太氣,立刻把錢撿起丟到小費箱,再買鹹酥雞請全部員工吃,她搞笑說「事後想想,我應該把錢收起來,再說我不會唱,讓她再丟,因為蠻大疊的」。
 
高慧君駐唱4年,經資深音樂人鈕大可挖掘,她以《你最珍貴》在香港出道,她彷彿劉姥姥般首次搭了地鐵,卻不知在車票放入票口時要快速進閘門,眼看閘口已關上,她手腳靈活乾脆爬過去,卻被警察攔下,重新買票後又來不及上車,她回想香港讓初來乍到的她緊張,「第一次感到被注意,是香港媒體寫『張學友的師妹寒酸,只有兩件宣傳服』」,主管說不要理,有新聞就是好新聞。
 
因為《你最珍貴》的加持,台新銀行狂打,《認真的女人最美麗》這張專輯讓她嘗到走紅滋味,每天早上、回家開電視看到的都是自己,她混亂「我到底是誰?我馬上從搖滾歌手跨到療傷玉女系歌手。只要一出門,警衛會打給我經紀人,我不能素顏出去買碗麵,會叫我回去化妝,我懂他們在保護商品,可是我越來越不像自己,越來越累」。
 
正當她對未來還混沌不明時,感情也發生危機,她形容「我身邊的男朋友快速地變了,我們不是才要談結婚嗎,怎麼就變陌生人了」,層層壓力讓讓她生病、罹患憂鬱症。她不會因病想不開,但沒工作時,「我就躺在床上,連呼吸都不想呼吸」。她曾就醫吃藥,但妹妹拍下她吃飯模樣,她看到自己夾菜呈現詭異的「slow motion」,自我安慰說優雅,其實被嚇到了,僅吃兩天便停藥。
 
兩個妹妹把姊姊生病的事告訴媽媽,母親請假陪伴,一聽是「憂鬱症」,高媽到她床邊斥責「妳原住民!妳憂什麼鬱症啊」,說完閃電離開,讓高慧君醒一半,「我憂鬱的點是愛情嗎?可是我失去他,沒有死,是因為我不像自己嗎,但很多人喜歡我」。妹妹高蕾雅再寫了封信給她,姊妹大吵,也讓她抒發,而讓她真正爬出谷底是某年過年前,她看到爸爸一拐一拐爬公寓樓梯,大哭的那一刻不藥而癒。
 
她不諱言情變是加速她低潮的原因,當時男友要去高雄拍短片,認識某個女生,兩人就談了戀愛,「他覺得找到愛情的感覺」,他回來開始穿西裝、噴香水,「我知道他感情有問題,因為第3天,我在頂端看到他們在床上,只記得他轉頭,眼神很抱歉,底下是很漂亮的女孩,等到微電影發稿,照片上就是那個女孩」。她稱這件事讓她覺得自己沒有價值,「所有信任跟愛都抵不過短暫的一個戀情」。
 
照時間推斷,那位前男友是李李仁?高慧君平淡說「大家好像都知道」,她解釋和陶晶瑩沒心結,因為根本沒重疊過,當時李李仁跟陶子要交往時曾打電話給她,「我找到可以依靠的人」。談起過往,高慧君坦言影響蠻大,畢竟當初已見過雙方父母,看似要走向結婚,「我現在完全能夠理解,那時候年輕,或許我想定下來,他還不想,等到他想,身邊有另一個人,就是水到渠成,這就是緣分」。

憂鬱症的那3年,高慧君做了很多不可思議的事情,如今想想她都想打自己巴掌,當時她常在庹宗康開的酒吧邊喝酒邊哭,很多不認識的妹妹跟她打招呼,她就邀妹妹們一起喝酒,酒錢刷到10多張卡全刷爆,累積600萬卡債,直到有天,她妹妹講「姊,電費付不出來」,她說用卡刷,高妹講卡全爆了,她才驚覺生活到了一個瓶頸,才回去駐唱或接小的戲,臨演沒台詞的都接,先把錢賺回來。
 
她當時陷入情緒中,無法脫困,她如今可以冷靜分析,如果那個鈕打開了、想開了,就會覺得沒有那麼難,難的是在谷底了,「爬的過程中一定會滑下來,因為心裡的黑暗面會把你拉下來,但是當你真的出了憂鬱症的谷底時,你就會相信光是真的,有一天再掉下去,再爬就是了,不用太憂鬱,那就是人生的起伏和低潮」。


憂鬱症克服後,她也從歌手跨到戲劇,一開始當然由臨演開始,戲分是遞個資料給董事長、跟客人喝個酒,轉捩點則是2002年在《名揚四海》扮會唱歌的原住民婦女,為了治女兒的失聰在床上收客心臟病發。角色聽起來似乎要裸露,當時不太有人願意接,但經紀人打包票保證不會沒質感,她也直率接下,「拍完讓有些導演認為我可能會演戲」。
 
2007年她在大愛《美麗晨曦》升格女主角,以此劇奪下第42屆金鐘視后,2009年大愛《芳草碧連天》拿第45屆金鐘戲劇節目女配角獎,轉型演員頗成功,她下註解,「我覺得我注定要演戲,小時候就很喜歡跟花花草草講話,那時候很多人說『高媽媽,妳女兒要注意一下,她跟樹在演神鵰俠侶』,唱歌是我青少年的一個發洩,覺得它可以生活,所以我去做pub歌手」。
 
高慧君憂鬱時天天喝酒,和朋友聚會喝嗨會示愛,酒讓她抒發情緒,但5年前爸爸罹癌,突然間她戒了酒,因為擔心酒精影響任何決定。當初醫生判定高爸只能活3個月,爸爸愛帥不化療,她身為長女不放棄任何希望,用盡所有力量,陪爸爸撐過3年,無奈有次高爸回診不慎得了流感,緊急送加護病房,也是第3次病危,姊妹倆見狀況不對,乾脆住進醫院,捨不得離開爸爸一步。
 
萬般捨不得,終歸該放手,高慧君有天到爸爸病榻旁低聲絮語:「如果你累了,我們去你可以好好睡覺的地方,求你再努力最後1次。」3天後高爸可自主呼吸,轉到安寧病房,不到1周就走了。護士囑咐若超過2分鐘沒再呼吸,就代表他離開了,「他最後一口氣時,我們3個女兒互相問超過兩分鐘了嗎?就摸一下爸爸脈搏,確定沒有呼吸了,那時候不是難過,而是覺得他終於不那麼痛了」。
 
3個女兒告知媽媽噩耗,媽媽問「爸爸走了嗎」,無厘頭回「他就是想看我洗澡嘛,我才剛脫衣服」。高媽看來樂觀,火化時再也忍不住崩潰癱軟,由高慧君親手撿骨,抱著骨灰走著從小父女一起走過的地方,眼淚開始落下,哭到一半停了,「思念這個東西,已經變成呼吸,偶爾會有呼吸不順暢的時候,會突然什麼點大哭,可是平常我想到爸爸,會覺得他沒有離開,只是摸不到、觸不到、講不到」。
 
高爸罹癌後,高媽心亂如麻,住院的大小事情都交給高慧君決定,長女彷彿是一家之主,但讓高爸最擔心的也是這個長女,高爸住進加護病房的第2天,一家人曾輪流進去跟爸爸談心1小時,高慧君最後進去,希望卸下爸爸的牽掛,「爸你既然覺得我過去選男人的眼光很爛,不然你去天上一定要好好幫我挑,條件是我幫你顧著你愛的女人」。
 
47歲高慧君坦言還會想結婚,但她自父親生病後已沒心思談戀愛,高父過世後她守喪2年,目前身旁有3人追,她透露有1位談得來,兩人已認識1年,「如果他願意等,如果他能夠忍受到1月21日」。對方小她逾10歲,她曾要他考慮現實面、社會眼光,他卻成熟堅定。至於生小孩,她曾老實說,「我可能沒辦法幫你生孩子」,她現對感情隨緣,「跟爸爸承諾結束後,我相信那個緣分會來」。 (宇若霏/台北報導)

上一則 凌晨失眠開直播訴心酸 蔣偉文曝低潮原因
下一則 No Name重逢高中學弟 作伴送愛「註定一起」
BACK
CONTACT INFORMATON
台北市松山區105東興路26號13樓 TEL:(02)7707-1188 FAX:(02)7707-1199

艾迪昇傳播事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© 2013 IDSON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.